托寶集運
首頁>托寶集運>正文

甘肅敦煌:把敦煌故事講給世界聽

2021-01-2214:02:41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掃一掃”即可將網頁分享到朋友圈

【托寶集運】

光明日報記者 宋喜羣 王冰雅

絲路重鎮敦煌,是廣闊沙漠中的“文化綠洲”,是中國、印度、希臘和伊斯蘭四大文化體系匯流之地。20世紀初,英國探險家斯坦因闖入莫高窟藏經洞,從此敦煌被推到世界的聚光燈下。735個洞窟、45000平方米壁畫,展示了公元4世紀至14世紀豐富多彩的歷史畫卷。

被斯坦因發現的,不止有莫高窟,還有敦煌漢簡。1907年,斯坦因在敦煌長城烽隧遺址發掘出土第一批敦煌漢簡。此後百年間,甘肅的敦煌、酒泉、張掖、武威、天水等地區陸續出土了數萬枚不同時代的簡牘。

透過壁畫和簡牘,人們揭開了千年絲路的神祕面紗,觸摸到了博採眾長的敦煌文化。百餘年來,藝術家和學者紛紛來到這座匯聚中外交流成果的藝術寶庫汲取營養,以全新的方式,把敦煌的故事講給世界聽。

敦煌大劇院上演的《絲路花雨》。資料圖片

舞述敦煌

2021年元旦期間,國家舞台藝術精品劇目《大夢敦煌》和音樂鉅製《敦煌·慈悲頌》在廣州大劇院與觀眾見面,用舞樂齊鳴的敦煌藝術為觀眾送上新年祝福。

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於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以下簡稱“《建議》”)提出,以講好中國故事為着力點,創新推進國際傳播,加強對外文化交流和多層次文明對話。

由蘭州歌舞劇院創作演出的大型舞劇《大夢敦煌》,以莫高窟的千百年歷史為背景,以青年畫師莫高與大將軍之女月牙的愛情歷程為線索,演繹出一段悽婉動人的愛情故事。該劇自2000年4月在北京首演以來,已在我國各地和德國、俄羅斯、意大利等10餘個海外國家演出1500餘場,所到之處,勁吹“絲路風”,掀起“敦煌熱”。

2007年,《大夢敦煌》被列入《國家文化出口重點項目目錄》,2008年榮獲文化部“優秀出口文化產品和服務項目”第一名,成為中國文化產品以市場方式成功“走出去”的典範。

2020年1月,《大夢敦煌》在紐約林肯中心大衞·寇克劇院上演,蘭州歌舞劇院的百餘名演員將一個“可移動的敦煌”呈現在一萬餘名美國觀眾面前。

中國駐紐約總領事黃屏在致辭中説:“舞台上的演員和數千年前絲綢之路上的行者一樣,是新時代傳播中華文化、講好中國故事的使者。”

敦煌月牙泉景區。資料圖片

樂述敦煌

音樂家譚盾耗時6年創作的《敦煌·慈悲頌》,是一部融合了獨唱、合唱與交響樂的音樂鉅製。作品演繹了菩提樹下、九色鹿、千手千眼等6幕莫高窟壁畫故事,表達了平等、奉獻、博愛等人類共同的情感價值。

2018年,《敦煌·慈悲頌》在德國德累斯頓音樂節首演。當譚盾指揮完最後一個音時,1800多名觀眾起立鼓掌,雷鳴般的掌聲長達15分鐘之久。此後,《敦煌·慈悲頌》在澳大利亞、美國及中國香港、上海、北京、廣州、西安等地演出,受到廣泛好評。

“《敦煌·慈悲頌》嘗試把敦煌的壁畫變成聲音,讓我們聽見敦煌。回顧歷史,回顧中華文化,可以看到我們經歷過那麼多滄桑,可以在裏面找到精神力量。”譚盾説。

譚盾在莫高窟壁畫中看到了慈悲和仁愛,他通過音樂之橋,把遙遠的敦煌帶到世界各地,讓不同語言、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彼此溝通情感、分享心靈。與譚盾的想法不謀而合的,還有蘭州大學中華詩樂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劉桂珍。

劉桂珍帶領團隊歷時近3年,多次赴敦煌考察,從敦煌文獻中整理、考據、校訂五言律詩《敦煌廿詠》,首次嘗試將敦煌文獻用聲樂套曲的形式進行演繹。

《敦煌廿詠》創作於唐代,主要描寫敦煌名勝古蹟和歷史人物,展現敦煌的風土人情。該套曲在創作過程中邀請了蘭州大學敦煌學研究所所長、教授鄭炳林和敦煌研究院副研究館員朱曉峯作為學術指導。在創編過程中,《敦煌廿詠》以鄭炳林和敦煌研究院研究員馬德分別校錄的版本作為底本,同時本着詩詞創作字從音出、字從韻出的原則,結合歌唱的吐字、行腔、歸韻進行了勘校、補正,使這二十首詩詞更具音樂性。

譜曲和編曲工作由蘭州大學藝術學院音樂系主任楊昆主持完成,他將《敦煌樂譜》已解譯版本中的音樂素材與當代作曲技法相結合,部分作品使用中亞、印度、阿拉伯的音樂元素以體現音樂形象的多元化與文化的包容性。

“透過詩詞,我們深切地感受到敦煌文化是一種崇德向善、多元匯通的文化,它有着海納百川的大氣象和大胸懷,使每一位走近它的人深受裨益。”劉桂珍説,聲樂套曲《敦煌廿詠》的創作和演出,在於關注現代人的生存狀態、審美情趣和心理需求,探尋敦煌音樂的現代意義和方式,為當代人的諸多問題提供解決思路,讓敦煌精神浸潤人們的心靈。

“數”説敦煌

《建議》提出,實施文化產業數字化戰略,加快發展新型文化企業、文化業態、文化消費模式。

自20世紀80年代末,莫高窟遊客大量增加,敦煌研究院面臨新的使命——既要滿足觀眾對莫高窟的欣賞與研究需求,又能使千年瑰寶減少損耗、延續生命。

敦煌研究院隨即提出“數字敦煌”構想。“數字敦煌”運用測繪遙感技術,將莫高窟外形、洞內雕塑等一切文化遺蹟,利用數字技術保存文物信息,並利用石窟數字資源製作了高保真的複製壁畫、3D打印彩塑、超高清球幕電影、敦煌文化動漫作品等。

基於敦煌研究院的石窟數字化成果,中國敦煌石窟保護研究基金會與敦煌研究院聯合策劃舉辦了“敦煌壁畫藝術精品高校公益巡展”。巡展精選60餘幅精美壁畫、兩座經典複製洞窟和一批藏經洞出土複製經卷及絹畫,運用數字技術高清再現了敦煌石窟藝術。

自2013年以來,巡展已在中國人民大學、中央美術學院、清華大學、北京大學、上海交通大學等40所院校及聯合國維也納辦事處、德國杜伊斯堡、烏茲別克斯坦國家美術館展出,引起熱烈反響。

2014年,敦煌莫高窟數字展示中心的建成使用,徹底改變了遊客的參觀模式:所有遊客需要通過網絡預約才能參觀莫高窟;所有遊客必須首先在數字展示中心觀看球幕電影,提前瞭解莫高窟的背景知識,然後進入莫高窟參觀遊覽。這種方式有效控制了參觀人數,提升了遊覽質量,是實現莫高窟“永久保存、永續利用”的有益探索。

2016年,“數字敦煌”資源庫上線,30個經典洞窟高清影像資源首次亮相互聯網,免費向全球共享。

數字技術也為敦煌文獻共享及迴歸提供了重要途徑。在紀念藏經洞發現120週年學術研討會上,敦煌研究院副院長羅華慶在發言中介紹:“敦煌研究院計劃在‘數字敦煌:敦煌壁畫數據庫’的基礎上,拓展數字化資料領域,通過數字化、信息化等高技術手段,開展‘數字敦煌藏經洞文物數字化項目——流失海外敦煌文物數字化迴歸’活動,推動流散海外敦煌文物的數字化迴歸,引導支持各國學者更好地研究敦煌文物,講好敦煌故事。”

如今,數字化的“絲綢之路”已然開啓。在國家文物局的支持下,這一項目將通過國際合作,系統調查整理海外收藏的藏經洞文物,在敦煌學信息資源網中搭建“敦煌藏經洞出土文獻目錄”和“藏經洞文獻研究目錄”專題模塊,通過網絡將院藏敦煌學術資源全球共享。

“簡”述敦煌

懸泉置遺址是敦煌市以東64千米的一處漢晉郵驛遺址,在1990年至1992年間發掘出土23000多枚有字漢簡,是迄今為止發現的時代最早、保存最完整的漢晉驛置機構,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評為世界文化遺產。

“懸泉漢簡是絲綢之路中西文明交流互鑑的歷史見證。”甘肅簡牘博物館整理研究部主任肖從禮説。

甘肅簡牘博物館原館長張德芳在《懸泉漢簡中的中西文化交流》一文中指出:“懸泉漢簡保留了大量西域都護府設立後直到西漢末年西域30多個國家前來京師路過懸泉置停留的珍貴記錄。漢朝設置西域都護府總領西域,而對西域各國不採取內地的郡縣制而從其舊俗;在重要的戰略地區駐兵屯田,以防範匈奴侵犯並負責地方治安;對大國如烏孫和龜茲輔之以和親,結昆弟之好;注重漢文化與西域文化的交流等等,對西域廣大地區進行了有效管理。從漢簡材料還可看出,西域各國通過頻繁的來漢活動,依附感、歸屬感和向心力不斷增強。”

“古代中國與中亞的外交關係自張騫揭開序幕後,大量的漢簡材料為其增添了許多鮮活的細節,具體而生動。”張德芳説。

懸泉漢簡是西北簡牘的重要組成部分。西北簡牘提供了絲綢之路沿途國家和地區的歷史資料,是研究古絲綢之路的原始文獻,更是絲綢之路的全景式畫卷。

近20年來,甘肅學者對甘肅秦漢簡牘進行了有計劃的整理出版。“甘肅秦漢簡牘集釋”項目是甘肅目前最新的整理成果。該項目自2012年啓動以來,計劃出版包括《敦煌馬圈灣漢簡集釋》1冊在內的四種十冊,目前已圓滿完成。

繼《懸泉漢簡(一)》出版後,《懸泉漢簡(二)》也計劃於近期出版。通過對這些歷史文獻的梳理、解讀、呈現,全世界的讀者將進一步加深對古代中國和絲綢之路的理解和認識。

《光明日報》( 2021年01月22日07版)

責任編輯:編輯試用(EN002)